本篇文章2283字,读完约6分钟

事件

被告陈某、唐某、朱某等人得知受害者韩某在家非法经营网络游戏,提出了销售游戏金豆,冒充警察拿韩国某的电脑,改变电脑内游戏账户的金豆的想法。 陈某、唐某、朱某等人开车去韩国某家楼下,陈某认识到韩某自己在楼下等风,唐某、朱某穿着警服,拿着照相机上楼,两人自称公安局网络犯罪检验科民警,韩某涉嫌犯罪进入韩国某家, 陈某、唐某、朱某等回来后,通过网络,改变了韩某等游戏账号内的“金豆”销售。 根据物价鉴定,电脑等设备的价值为6724元。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意见有分歧

一、在本案中,对陈某、唐某、朱某的行为定性存在以下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是,陈某、唐某、朱某冒充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以受害者非法经营网络游戏为名,进行威胁等暴力行为非法占有受害者财产,其行为均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六

第二种意见是,陈某、唐某、朱某冒充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以受害者非法经营网络游戏为名进行欺诈,其行为均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九条的规定,因欺诈罪被定罪

二、陈某、唐某、朱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对是否“情节严重”有以下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是,本案可以认定陈某、唐某、朱某非法取得的计算机、手机等有形财产的价值为6724元,但3人非法取得的虚拟财产的价值没有客观证据(如鉴定意见),因此3年以下的有

第二种意见认为,陈某、唐某、朱某不仅非法获得了6724元的有形财产,而且非法获得了可以大量变现的虚拟财产,结合3人对变现金额的供述,3人的行为可以认定为诈骗罪“情节严重”,“3年以上10

査定

一、关于本案的定性,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诈骗罪的客观方面是冒充国家机关员工进行欺诈的行为,同时有可能根据“欺诈”的行为取得财产,但不能包括通过暴力或暴力胁迫取得财产的行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抢劫、抢劫刑事案件的法律若干问题意见》第九条关于抢劫罪和类似犯罪的边界:冒充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联防人员,以逮捕卖淫嫖娼、赌博等违法行为为名非法占有财产的行为 在上述行为中采用暴力或暴力威胁的,以抢劫罪处罚。 从这个规定可以明显看出,在冒充人民警察非法占有财产的过程中,行为人实施足以抑制受害者抵抗的暴力或暴力压力行为的,只实施不能抑制因抢劫罪必须使行为人有罪的受害者抵抗的轻微暴力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在本案中,被告人唐某、朱某实施了与人民警察执法程序高度类似的行为。 根据现在的证据,唐某、朱某身着正式的警服,自称公安局网络犯罪检查科的民警,接受报案调查,向受害者韩某等人出示身份证,蹲下4人,用照相机与相关人员进行身份新闻、电脑等。 这一系列行为足以使有违法行为但没有司法经验的受害者误认为警察执法。 该事件人汉某磊向汉某说明了电话处理这件事,与陈某、唐某辩解第二天上午,受害者给唐某打电话提供的电话号码配合调查等情况,说明受害者实际上将唐某、朱某的行为误认为是真正的警察执法。 在此基础上,本案的定性关键是唐某、朱某等在冒充人民警察非法占有受害者财产的过程中是否实施了足以抑制受害者抵抗的暴力和暴力威胁等行为。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受害者方面对唐某、朱某是否进屋使用暴力的说明不同,即使说明唐某、朱某有暴力行为,也只是说明在“执法”过程中有粗暴的推卸行为。 唐某也供述说与4人有过拥挤行为。 朱某供述没有骂或威胁对方的陈某在上楼前告诉唐某、朱某不要骂对方。 根据以上证据,双方对唐某、朱某是否采用暴力或暴力压力手段的说明不一致,没有客观证据。 现在的证据表明,唐某、朱某在冒充警察“执法”的过程中对受害者有粗鲁的行为,但这种轻微的暴力还没有达到客观上抑制受害者抵抗的程度。 从双方力量的对象来看,在场的被告人只有两人,没有枪支和刀具等暴力工具,但是受害者方面有四人,后者的力量反而占了特征。 从唐某、朱某实施的粗暴推顶、拳脚踢法来看,也不足以使受害者处于无法抵抗或无法抵抗的状态,这种轻微的暴力还没有达到认定构成强盗罪所需的暴力和暴力压力的程度。 另一方面,受害者基于与唐某、朱某实施的一系列警察执法手续高度相似的“执法”行为产生误认,将唐某、朱某的行为视为警察执法进行合作,将唐某、朱某实施的粗暴推卸视为警察的“粗暴执法”,“欺诈”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综上,被告唐某、朱某冒充网络警察调查取证,获得电脑等财产,出售受害者游戏账户内的金豆获利,在“执法”过程中伴随着轻微的暴力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粗暴执法” 结合生活常识、常识、常情分解,受害者要被“欺诈”而不是“抢劫”,犯诈骗罪追究被告人陈某、唐某、朱某的刑事责任。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二、关于本案是否被认定为欺诈案件情节严重,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处理欺诈案件的“情节严重”是怎么定义的,没有规定法律和司法解释,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欺诈刑事案件具体应用的法律几个问题的解释》第8条规定“冒充国家机关的员工进行欺诈, 关于金额问题,可以参照欺诈金额的巨大标准,结合其具体的犯罪方案进行认定(次数、影响、结果等)。 。 在本案中,被告人骗取了受害者的电脑和手机等有形财产,辗转了受害者游戏账户的虚拟货币金豆。 电脑、手机等财物被鉴定价值6724元,无法鉴定涉案虚拟货币金豆,但根据受害者的陈述、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陈先生等人从受害者的游戏账户非法取得的虚拟财产价值约10万元,诈骗罪数额巨大 这个虚拟财产的价值没有被起诉,但鉴于本案二审联从重罪改为轻罪,二审即使认定为涉案财产的金额也没有违反上诉无加刑,大体上没有超出诉讼范畴。 被告人陈某、唐某、朱某要冒充人民警察进行诈骗,骗取巨额受害者的财产,依法认定“情节严重”。

【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作者単位: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裁判所)

标题:【法讯】冒充警察非法占有他人财物过程中伴随轻微暴力的行为定性

地址:http://www.bbbpp9.com/new/3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