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881字,读完约10分钟

唐律中的“轻重相举”法

《唐律名例律》中有云:“断罪无正条”。 “诸断罪无正条,该罪者,举重明显轻。 响应其罪者,轻而易举。 ”“断罪无正条”,在唐律的解释中是“部分律内,犯无罪名”,也就是今天人常说的“法无明文规定”。 我们可以看到唐律这个条是用来处理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的。 对此,在法史学界以往的通论中,“唐律”这一条款是关于类推和比付的规定,这不得不说是误解。 事实上,该条记载的“轻重相举”法是我国古代立法者对法律适用中的逻辑解释的古典概括,在其性质上与类推不同,不是比附。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逻辑解释意味着“法语没有规定,但以规范的目的测定,其事实比法律规定者更有适用的理由,流出由该法律规定”。 (杨仁寿:《法学做法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120页)这种解释方法突破了文义解释的框架,但不违背形式逻辑和生活经验,符合常情常识,因此取其“理所”之义,又名“当然解释” 如果法律禁止在保护区内钓鱼,当然也禁止网络渔业。 另外,如果公园内禁止轿车通行,更不用说大型卡车了。 可见逻辑解释是理解和应用法律的重要途径。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再看唐律的“轻重相举”法例

“那个应罪者”,根据“小偷盗律”,“晚上无故进人,主人来家里时杀的人,不问。 」。 有伤口,完全没有坐。 ……这是“举重很明显”等。

事件《小偷盗律》:“杀人期的父母尊严,都被斩首了。 」。 杀了,没有伤害的句子,如果有杀伤者,开始动很轻,还得了死刑,杀的只有伤口,显然都是坐着的。 ……“轻举妄重”等。

根据上面的例子,既然“小偷盗律”规定了“晚上无故入人,主人当场杀人者,不要论”,杀人也不需要负责,受伤也是很自然的。 相反,《小偷盗律》还规定了“杀人期的父母尊长,皆斩”,但没有规定被杀、受伤的情况是如何处罚的,但杀人被杀、轻、还成了“皆斩”,被杀、受伤的是逃避这种极刑。 表面上,挫伤入室小偷、杀害、伤期父母尊重如何处置是“犯无罪名”(即,律文中找不到直接比较这种状况的法律规定),但这并不意味着律文无法“涵盖”。 因为人们可以根据律文的自然属性恰当地推导出如何处置的结论。 可以说“举重轻,轻举重”其实是对律条意义的自然推衍,是律文“应在题中的义”的发掘,这符合法律诠释学上的逻辑解释定义。 唐律第一考虑是刑法典,那时“轻重相举”法应该第一适用于刑事司法行业,这也与现代刑法学中的逻辑解释一致,如张明楷教授所言,“刑法不处罚有重行为时,也不要处罚更轻的行为。 对更重的行为得出应处罚的结论,合情合理” (张明楷:《刑法学中的当然解释》,《现代法学》年第四期)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在《唐律》中,“断罪无正条”以“诸断罪……”的格式进行了行文,表面上似乎只叙述了断罪,但立法者将该条放在“特例”而不是“断狱”中,明确了立法者的意图,“轻重相举”条不仅是断狱, 究其本质,逻辑解释是法律适用中最基本的解释妙手,在成熟的法律文化中,任何法典的理解和适用都离不开逻辑解释。 唐代立法者将其“举重明轻”和“举轻明重”切实概括固定在律典上,当然,但由于“法的设置文有限,民的犯罪是无限的”,所以没有被视为很多一举。 为了立法文,不能囊括各项罪行。 民所犯,不必与法相同”。 (《左传昭公六年》)考虑到《唐律》的“科条简化”和当时司法人员的整体素质,“举重要明轻明重,作为说明刑法时应该遵循的原理,法官在说明刑法时必须维持刑法的公平正义。 解决案件,必须协调案件之间的解决结论。 ”。 (张明楷:《刑法学中的当然解释》,《现代法学》年第四期)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轻重相举”的源流

唐朝神龙年间,大臣赵冬曦说:“臣闻夫现在的律者,以前有一千多条。 隋朝奸臣近在咫尺,所以著律说。 “犯罪而律无正条者,应犯罪则举重轻,应犯罪则轻而重”立夫一句话,废除了那数百条。 到现在为止,实际上没有刊革,之后让死生左右法律,轻重因为爱和仇恨,赏罚者不知道其然,举事者不知道其犯。 从“(《通典》卷167《刑法五》)可以看出,“轻重相举”法应该是以隋进入律典的,唐律只是沿袭了隋的制度。 但在赵氏看来,“轻重相举”是奸臣玩法,这恐怕不符合历史实际。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根据《宋书》卷64《何承天传》

抚军将军刘毅镇姑孰,版参军。 毅尝到了旅行,乡陵县史陈满射鸟,箭错直线英俊,不伤人,但弃法弃市。 承天议曰:“狱贵情断,疑轻。 从前,汉文帝骑着舆马,张释弹劾犹豫不决,罪停罚款。 哪个? 那颗心连惊马都不如。 所以乘舆之重,不加异制。 我现在对打鸟很满意。 我不是有心的人。 依法误伤人,三岁刑,情况不伤害吗? 微罚也可以。 」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在本案中,何承天通过使用举重明轻的做法,对过失犯罪从轻处判断,实现了裁断情节罪的允许协调。 虽然决策者不知道其运用方法是为什么,但查明其本质一定是“轻重相举”。 刘毅镇的阿姨在东晋义熙6年(公元410年),但从何承天对举重明轻运用的熟练度来看,应该在当时司法实践中已经迅速发展了比较成熟的逻辑解释方法。 由此推测“轻重相举”法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应该比晋末早。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由此可见,隋、唐律典中关于“轻重相举”的规定,实际上是当时立法者在前代司法实践中逻辑解释做法中应用经验的功夫和规范表现,简洁地实行复杂的技术追求,反映了中国中世纪法典技术的进步和成熟

唐律的“轻重相举”条款表明逻辑解释方法在唐代立法和司法中成熟,但如果这种熟练的比较有效的法律解释方法得到制度的认可,将对当时和后世的法律实践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调查“宋刑统”,其中关于“轻重相举”的条款还是唐律老生常谈,没有变化,司法实践中也有“轻重相举”的判例。 北宋的情况是,寿州有妻子父母的几个昆兄弟,州司认定为“诺罗德”。 因为这位妻子,孩子要连坐。 事件报告中央,刑曹说:“打妻子父母是义绝,其杀人情况。 冤枉坐在妻子身上。 》(《梦溪笔谈》卷11 )显然是对“举轻以明重”的运用。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轻重相举”与类推和比附不同

但是,引用赵冬曦的言论似乎反映了“轻重相举”法在实践中异化的一面。 隋、唐时代,奸臣酷吏对“轻重相举”法有意或无意地滥用可能是将“轻重相举”混淆为类推和比附。 因此,有必要明确“轻重相举”和类推、比付的界限。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类推也称为类推解释,也可以看作是适用法律的技术。 刑法学类推“根据刑法明确规定的几个事项和未明确规定的几个事项之间存在的相似性,将前者事项的规定适用于后者事项的逻辑操作”。 ( [日]关哲夫:《关于类推解释和刑法解释的界限》,《刑事法评论》第20卷)表面上,逻辑解释和类推解释都以“法无明文规定”为前提。 事实上,逻辑解释不是真正的“法没有明文规定”,只能理解为形式意义上的“法没有明文规定”。 如陈兴良教授所想,法的明文规定包括两种情况:一是显形规定,二是隐形规定。 (陈兴良:《规范刑法学》,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第42页)逻辑解释发生的前提仅限于第一阶段意义上的“法无明文规定”,但逻辑解释实际上是寻找和发掘原本存在的法隐形规定的过程。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轻重相明”有与类推不同的关键,“轻重相明”是挖掘法条问题上的义,类推超过了法律条文中应有的“射程”。 日本学者经常提到的例子是,如果认为日本刑法第134条“泄露秘密罪”的主体规定了医生,没有规定学徒助手和护士,也适用于学徒助手和护士,则实际上构成了类推解释。 ( [日]曾根威彦着,黎宏译:《刑法学基础》,法律出版社,2005年,第15页)这是《唐律》《轻重相明》的逻辑解释和两件事,不能同日而语。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关于比附,是中国古代法律适用的另一项技术。 《尚书吕刑》中“上下比罪,无僭辞”应该是比附制度在中国古代最早的记载。 在唐代,比附的条看似律目,但在制度上不禁止比附,相反在律典的很多地方指导着如何比附罪恶。 在“贼盗篇”“亲属杀人私和”条的疏议中,如何处理即将出现在现实中的主人杀人、部曲、奴婢收财私和的状况呢?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奴婢部曲,结身为主。 主被人杀害,侵害极为深刻。 有其财产和私和,知道杀不通知,金科没有节制,还得附上论刑。 为什么没有律法,之后就只有幸运了? 但奴隶,部曲,法为主隐,它不教我,有罪,与子孙同在。

疏议一方面承认奴隶部曲私主仇这一情况在律典中没有明文规定,另一方面强调对于这种危害性极大的私和行为,需要宽容的刑法,没有逃亡罪。 为此,技术上可行的方法是将其父亲的祖先杀人,子孙接受财产私和,这就是比附断罪的运用的一个例子。 比附件和类推更接近,但比附件更大胆灵活,可以看出表现为一种飞跃的“寻找方法”过程。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直到明清两代,比附制度进一步规范了。 《大明律名例》《断罪无正条》:“不应该对所有律令尽道理,如果断罪无正条者,引律加以衡量。 应该扣分,定罪名,传达刑部协议奏报。 如果诺瓦尔决定,那就失去理论,因为罪恶中有出入者。 ”。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这一条似乎沿袭了唐律的“断罪无正条”,实则名相同,是关于比附制度的规定。 对此,沈家本早就有睿智了。 “唐律这个句子(指“断罪无正条”)…是法律的例子,不是为了比附加更少。 」。 (沈家本:「歴代刑法考・明律目笺一」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总结一下,作为“法例”的“轻重相举”法在性质上与类推或比附不同,接近逻辑解释。 这一法律形象生动、易于操作,是中华以前传入律学之树的丰硕果实之一,显示了中国古代人对司法正义的独特理解和把握,其中聚集的法律智慧不仅能与现代法律科学相互发明,而且是现代法律科学的体现

【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本文是教育部基本科学研究业务费项目《以前中国治疗狱文化机制研究传来》〈项目批号n151402005〉的阶段性成果。 )

(作者単位:东北大学文法学院)

标题:【法讯】轻重相举:中国古代法律适用中的论理解释

地址:http://www.bbbpp9.com/flfg/3528.html